情话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爱情小说 > 草样年华4:盛开的青春 >

第十三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夕阳给两人勾了一层金边,他们忘情地抱着对方,冰激凌的味道已经没了,只剩下对方的味道。

  太阳不好意思了,躲进云里。两人还没分开,维持原状,佟玥突然推开邹飞,笑着说:“冰激凌快化了。”

  邹飞:“对啊,别浪费。”然后托着冰激凌盒,让佟玥坐在天台上,拿着木勺,一勺勺吃着,看着天一点点黑下来。

  当佟玥吃完最后一勺的时候,邹飞又抱住了佟玥:“怎么又浪费啊,真是的!”说着也不管佟玥嘴边是否真的蹭了冰激凌,又把嘴凑了上去。

  五月,恋爱的季节。

  这月还发生了一件事情,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北约部队的三枚导弹袭击。很多学生是先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游行,然后才知道这一消息的。那天是星期六,学校没课,校团委号召全校师生去美国大使馆游行,当时范文强正在宿舍里玩着游戏,罗西突然跑进来,招呼着:“走啊!”

  “哪儿去?”范文强问。

  “游行去!”罗西找出自己去工体看球时用的喇叭,“学校有车,负责接送!”

  “走!”范文强放下手柄,跟着罗西上了车。车上坐满了义愤填膺的学生,范文强挥舞着拳头高呼着:“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这事儿跟日本没关系,去美国使馆游行。”罗西找了座位坐下。

  “哦,不是去砸日本使馆啊!那就打倒美帝国主义!”范文强改了口,然后问,“美国怎么着咱们了?”

  “我也不知道。”罗西说,“反正学校说,只要参加游行的,回来就管饭,还是小炒。”

  这时候旁边有人插话:“听说是他们把咱们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炸了!”

  “为什么炸啊?”范文强问。

  “说是炸错了。”

  “真炸错了还是丫成心的?”

  “不知道,反正难得去美国使馆起起哄。”

  “对,在宿舍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去使馆区溜达溜达!”

  一辆辆大轿车开出学校,浩浩荡荡向使馆区驶去。到达使馆区后,在校团委老师的指挥下,学生们排成方队,举起国旗、校旗,陈志国还带来了团旗,在人群中挥舞着,并带头喊着口号:血债血还,捍卫主权!队伍开始绕着使馆区转,不光围着美国使馆,也把英法德意的使馆光顾了,借机也让那几个西方国家老实点儿。

  兄弟院校的学生也来了,开始合唱《团结就是力量》和《国际歌》,在青春的躁动和莫名的爱国情绪的鼓动下,开始有人向美国大使馆里投掷石头并燃烧美元(不知真假),人群跟着欢呼着。闹到天黑,歌唱够了,嗓子哑了,人也累了,觉得该吃饭了,便坐上校车,返回学校吃饭。当学校实现了承诺的饭菜时,范文强表下决心:“下回有这种活动我还参加!”

  第二天,学校又派车了,并让食堂准备着饭菜,范文强看见食堂的师傅卸着牛肉和鸡腿,赶紧下了楼,上了车。

  第三天,周一,学校开课了,白天学校里一片安静。下午的课一结束,又有几辆大轿子车停在学校中央,准备接送第三批游行的学生,食堂在准备晚饭的同时,也为即将去游行的学生们准备着归来后的夜宵。

  很快,车上又坐满了人。这次去的是刚从家里回来没赶上周六周日游行的学生,他们听完前两天游行的学生的讲述,爱国情绪被煽动起来,同时也觉得别人都去了,自己不去就落伍了,于是上了车。

  这次范文强没有去,他的理由是:“光打雷不下雨,没什么劲,而且今天我不怎么饿。”

  而陈志国依然扛着团旗上了车,他说:“作为一名积极分子,我要冲在群众的前面。而且我已经去过两次了,有了一定的经验,可以指挥大家更沉重地、更准确地、更高效地打击美帝国主义的要害和嚣张气焰——我知道从哪儿扔石头能砸着他们的玻璃!”

  配合游行,大学生中间掀起了抵制美货的行动,把攒了多日的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优惠券撕了,发誓从此支持民族品牌,只吃兰州拉面和扬州炒饭。但是没过多久,或许是拉面和炒饭没有汉堡好吃的缘故,大家似乎把这件事情忘了,麦当劳和肯德基的优惠券又成了抢手货。快毕业的学生,开始准备考托福考GRE,出了成绩又去了美国大使馆,这次都是一个人去的,衣着得体,脚上是耐克,脑袋上是MLB,而且都是真的,签字用的钢笔是派克,毕恭毕敬。

  六月,又该考试了,校园里的人又着急了。能知道临阵得磨枪也是人类的积极品质之一。

  也有人觉得积极生活反而是消极的人生,只有消极地去生活——说得直白一点儿就是混、耗着——才是在面对人生的时候,一种人类积极的表现。

  说这话的是范文强,他还说:“操,傻B,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就不考了,大不了退学呗!”

  “我也不想考,但考试也不是多难的事儿,一咬牙就过去了。”罗西盖着被子做着仰卧起坐。

  “我就不想过去,凭什么我非得考试啊!”范文强抠着脚,“我就不能干点儿别的吗?!”

  “上学不就得考试吗?”尚清华觉得逻辑就是如此。

  “你又没病,用不着在家养着,退了学干吗去?”老谢清理着书架上空了的药瓶。

  “我还没退呢,我怎么知道干吗!”范文强撕下一块脚皮。

  “那你当初还考大学,而且比我分还高。”尚清华一直对此很诧异并耿耿于怀。

  “我他妈哪知道参加了高考就可以上大学啊,我他妈哪知道随便往卷子上写点儿什么就能换来大学录取通知书啊。早知道这样,高考那天我就去网吧了。”范文强换了另一只脚抠。

  “看来你比我适合学习。”尚清华由衷地羡慕。

  “别跟我提学习,烦!”范文强的手离开脚,脱掉衣服,只穿着内裤,拿着脸盆去水房冲凉水澡。

  只听水房传出一声:“操得勒,怎么他妈的这么烦啊!”然后是一盆水从天而降的声音。

  六月,考试的季节。

  虽然佟玥是女生,虽然她按时去上课,虽然她自己写作业,但是在对很多事情的态度上,她和邹飞是一致的。比如两人都对那些批判现代文明却在追逐着现代文明的作家很瞧不上,他俩不相信那些对现代文明趋之若鹜的人,写出的对现代文明的批判能有多深刻,就像凶手对自己亲人下手通常不会太狠。在这点上,他俩都认为塞林格还算靠谱,这哥们儿一出名就隐居了,一隐就是一辈子。

  佟玥和邹飞也都有这么一个美好的愿望:将来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生活,干点儿自己喜欢的事儿。

  “你到时候给咱俩设计一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房子。”邹飞对佟玥说道。

  “那你干什么?”佟玥问。

  “我负责盖房子的时候搬砖、和泥。”

  “不行,你得干点儿有技术含量的事儿。”

  “我要是接个电线什么的你放心吗?”前些日子上电工实验课,邹飞竟然把自己电着了,老师说这是建校这么多年第一起学生能把自己电着的事儿。而邹飞对自己被电一事,则一点儿都不意外,那些黑板上的线路图,他根本就不想弄懂,所以随随便便就把几根线一连,然后就按下开关,结果自己被电得跳了起来,教室的闸也断掉了。在接通电源之前,邹飞曾想过会不会电到自己,但因为没被电过,所以也没太在意,觉得电一下也无妨,同时也抱着试试实验台是不是真的有电的想法,然后就被电着了。据旁观者说,当时邹飞的头发都立起来了,邹飞自己说,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就好像突然被人推了一个跟头似的。日后当大家谈论起电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邹飞最有发言权,他说:“因为我摸过。”

  “那你还是和泥搬砖吧。”佟玥也想不出更适合邹飞干的事儿了。

  那段日子,两人培养了一个兴趣爱好,就是在食堂吃完晚饭后,如果晚上没课,就坐在学校门口的马路牙子或站在学校门口的天桥上,看人,猜每个从眼前经过的人去干什么,或者是刚干完什么,晚上吃了什么,包里装的什么东西——相当于写篇给了题目的记叙文。在他们编的故事里,人物的背景和喜好,有些是从细节判断的,有些毫无根据,完全是主观臆断。被猜测的人干的事情往往跟他们想象的截然相反。也许那个人刚刚干完龌龊的事情,他们会给他杜撰出一个特别美好的故事;也许一个人本来是个好人,但是他们看他不顺眼,就编一大堆坏事儿放在他身上。

  这是邹飞和佟玥跟现实保持距离的一种方式。他们愿意发现现实中的美,但是如果发现不了,那就只好自己创造。

  佟玥的妈妈察觉到佟玥在谈恋爱,一次吃饭的时候,抽不冷子问佟玥:“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啊!”这个话题让佟玥毫无准备,只好矢口否认。

  “不可能。”妈妈语气坚决。

  “怎么就不可能?”佟玥以为不承认就能混过去。

  “你现在都不怎么回家了,除了找到男朋友,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吸引你不回家的?”姜还是老的辣。

  佟玥无法辩解,只好默认。

  “你俩好成什么样了?”妈妈又问。

  “就那样吧!”

  “什么时候让我见见那个男生?”

  “以后有机会的吧!”

  “机会是人创造的,你说个时间。”

  “再说吧!”

  就这样,佟玥把这个话题压住了。目前,她不愿就这个问题和母亲过多交流。

  而邹飞的情况也是在主动坦白之前,被家里发现了。

  一天,他爸在给他生活费的时候,突然多给了三百块钱:“谈恋爱了,以后每月多给你三百块钱,对人家姑娘好点儿。”

  “没有啊!”面临同样的场景,邹飞的第一反应竟然和佟玥一样。

  “没有?那这三百块钱我就不给你了啊!”他爸又抽出三张。

  “谈了谈了,把那三张搁回来吧!”邹飞只好承认。他也不得不承认,多出的这三百块钱能让他和佟玥的恋爱更美好。

  “谈多久了?”他爸问。

  “刚谈。”

  “先谈着,别进展太快。”

  “嗯。”邹飞收好钱,“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谈恋爱了?”

  “别忘了,我也是你这么大年龄过来的,你现在的举动,跟我追你妈那会儿差不多。”

  “我什么举动暴露了?”

  “不爱回家,打电话躲着人。”

  邹飞想说其实不谈恋爱,我也不愿意回家。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爱情语录|爱情短信|爱情宣言|关心短信|感人的话|婚礼贺词|问候语|道歉的短信|思念 |爱情微小说